久信网推荐↓↓↓

时尚追逐!

西子谦 ||《 最 初 》

久信网——邀您共徜书海

因书明理,以文载道

《  最 初 》

作者:西子谦

编辑:蒋崇屹

图片:太平洋摄影频道 摄影作品:轻  喟

     

每一个人的最初都是纯真无邪的心性。

最初到最后的这个过程里,从名义上来说,我们以悍卫尊严冠冕堂皇的自我保护的同时,把最初的自己弄丢了。

回不到从前,也回不到最初。

慢慢的变得心性复杂了,胸怀也变得狭隘了。我们学会了权衡与抉择,于是,也懂得计较与计量。 我们所追求的幸福指教,往往不尽人意,那应该是不敢去承认生命的厚度所支撑不起的美好享受。因此,往往用计量去计算得失与忧喜。

最初我们,不是这样的一种生活方式。也或者是,当我们到了人生的某一种层次以后就慢慢来忘了当初的我们。忘了,只是欲求不断不曾懂得知足。

最初的衡量标准,不是最初那时的纯粹。我们在逐渐的挑剔当下,挑剔着人生太不如意,理应过得更好,就偏偏还如此的失魂落魄,人前人后所难能昂扬,于得于失畏首畏尾。

     

不再还回真实的心,像修饰过的墙壁涂沫上一层厚厚的墙粉,外表如此的鲜亮却永远抵不过岁月的风霜,一层层的剥落,直到某一天,通过了反复的修饰,最后又厌倦了如此的繁琐。后来,不再通过掩饰着生命的本质,惊觉,这原来就是我自己的样子,直教人流连在最初的样子。

猛然间,就像丢失了最珍贵的东西,失而复得,泣不成声。

有时候丢失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江山。自己守卫不了的江山疆土悄然间就失陷在别人的领域里,可我们仍然还以为我们在悍卫了最好的领地,事实上我们失去了最初的江山不是因为别人攻略,而是我们自己拱手相送,在千里之外颠沛流离。

人生太折腾?

折腾的不是人,是人的心迷失了,不敢直面又百般的抵御责任,嫁祸在生活太现实,怪罪在人心太叵测。结果,把自己放列到了生活里的不幸,便以欺心的方式纵身投入受害的一员。

最初,可不是这样。真的不是这样,最初的我们多大的悲欢离合,可以一笑泯去恩仇,一笑不悲不喜。

那时候的最初,我们的心思没有那么的深沉,也没有那么的寂寥,这个世界疯狂的背后,我们仍然不改初衷啊。

我们,总是在不轻易间就陷入了半推半就里晕染着不属于我们生活底色,那是看起来五彩缤纷的大杂色,色调浓烈,烈到盖过了所有的本真。

然后,江山崩塌,生命的天地呜咽,那是我们最好的青山绿水已然枯残的了呀。

人心隐藏着最大的秘密:冥冥之中,生命的纯真已然被自己劫掠,而我们却视若无睹百般抵赖,不敢承认在沦陷。

不敢承认,因为还不回来,那就已经与最初分离千里以外。

     

偏偏,我们真的成这样。

不明不白的抵达到了我们不想又不敢成为的样子。

所以,我们总在极力的维护着生命的质地,也在慢慢来失去生命的质地。我也说不懂,人生到底有多少的悲伤与凄凉都是自我缔造。然而,多少的狼狈不堪让人猝然间就措手不及。

说到底,就是自己的罪过放不过自己,放不过最初渐变的狼狈。

这个尘世,不虚伪。真实的存在着不动声色的大美,是人心虚伪活生生的把自己推放到别人的唇舌之上的赞誉来彰显自己的好,如此不是敬重本来的最好,竟偏偏借寄别人对自己的评估。

最初,可不是这样。那怕天真受到了讥讽,纯粹受到了诬辱,善良受到了欺压,那时的我们仍然不改最初的好。

究竟什么,让人变成了这样?

大概被世人伤多了,伤多了就有两种反应:要么心生仇恨,要么心胸容纳;心生仇恨的人,看似自我保护了起来也自然就慎防了起来;心胸容纳的人,看似自我妥协吞吐也就在无形之间存有大气量。

最初的我们,生来心间就有大气量。后来的我们,圈活在了那一盘的小算珠。圈算人间的因与果,盘游人生的得与失,处处小心慎防。

最初,我们都一颗守拙的心。后来,又有多少人精于计,攻于心,算计在睚眦必报之间怕吃了亏的精打细算,愈发精于圆滑就愈是玩于世故。

   

我养有一只宠物小狗(娜),白白嫩嫩,惹人喜欢,甚是可爱。

刚刚开始,每天的食物就是吃狗粮。后来出差在外一些时日,就委托阿姨帮着喂养,阿姨向来较节俭,通常把剩下的饭菜就拿去喂狗。

久而久之,习以为常,只喜肉食。当我再一次购买了狗粮回来喂养,小狗(娜)已经不是当初的小狗(娜)了,果然是绝食废寝。已然进入了另外一种择食方式,非肉不喜无味不欢。

我想,如果小狗(娜)还能回到当初仅仅吃狗粮就兴奋快乐,只恐怕最初难回得来了。

这里说的意思就是,有些时候我们的初心就处于不同的环境下被宠溺了,然而,我们并不知道原来生活的样子与喜好在被同化而改变了我们的初心。

结果,我们学会了接受着另外一种生活方式,却又忘了最初我们生活方式的样子。直到某一天,遇见了当初的生活样子,才明白原来的我们都是这样走过来的,而且那时我们很纯粹简单也很快乐知足。

我们,都在经营追求欲望。当然了,这也不是罪过,人生也应有更好的追求美好生活的方式,也是一个人活着的价值体现。

想说的就是,就怕在某一天,我们匆匆地又返回当初的生活,自己原来的生活样子已经面目全非,接受不了也适应不了。

当初,穿布衣食粗粮走来,孤苦伶仃饥寒交迫的走来。假如,如今步入了优越的生活层次,如果,某一天因为种种而不复存在又饥寒交迫孤苦伶仃是否能适应当初?

我们最初的开始,究竟从哪里来?

或许是,忘了?

     

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和幸福指数,在一定的阶段里都是不同的追求,真正能驾驭得了人生的变数必然是能将人生的顺逆与得失,荣辱与贫富皆能并驱运行。

若要评论,一个人生活到了怎样的境界,就看他平常生活的真实状态。

最好的生活状态是什么呢?

——宠辱不惊,临危不乱,随遇而安。

无论在怎样的境地里生活,绝对保持最初的原样,不失人生的本色。即使,生活在社会的底层,熟视岁月如流,浮华万千,不屑过眼烟云;犹如雪底苍松,遒劲刚毅,宛若羽化之仙。

我们的最初,是生命的本色;若守得住生命本色,江山秀美生活无恙。

       
文章标题:西子谦 ||《 最 初 》
原文地址:http://99xin.xyz/wen/102.html
收录情况:百度未收录(⊙o⊙)哦...
版权说明:若无特别注明,本文皆为“久信网”原创,转载请保留原文出处!

发表评论

游客 表情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送你一朵小花花~

众说纷纭(0)